张爷爷留给我们的记忆

浏览数:212

张立松是个75岁的老人,我们称之为张爷爷。张爷爷因身体不适多次来我院就诊治疗,我们也因此相识,直到他再次入院。

    张爷爷是个倔强的老人。他患糖尿病多年,在吃东西方面是相当的随意,不管我们如何苦口婆心地劝说甚至用打针来“恐吓”,他都不为所动。科主任了解情况后与他促膝长谈,并要求每6小时为他监测一次血糖,好在血糖得到了有效的控制。因为癌性疼痛的刺激,张爷爷的睡眠受到了很大的影响,晚上巡视病房的时候,被我们发现他又在偷偷地吃薄荷糖,我们问:“张爷爷,前两天不是说好尽量控制饮食吗?咋又吃起薄荷糖来了?看看这一堆薄荷糖的外包装,这到底是吃了多少呀?”张爷爷见怪不怪地朝桌子那里指了指:“嘴巴没得味,要含点糖才舒服。”你们觉得张爷爷倔吗?

    张爷爷是个可爱的老人。我们每次进行晨间护理时,他都会问我们吃早饭没有,有时还会问:“今天是谁给他做治疗,那个小杨我怎么几天都没见着了,她是不是不喜欢我了?”我们都会一一回答张爷爷的问题。“今天小刘为您做治疗,小杨下夜班这两天在休息,等她休息好了才有精力来和您唠嗑,是不?”张爷爷听了点点头。有时见我们忙到饭点还在“奔跑”时,会把我们叫过去,塞给我们一个苹果、一袋饼干,让我们补充体力,并提醒我们注意身体,别饿坏了。

记得有一次护理部过来探望他们,刚好到了张爷爷的病房,就进去同他打招呼说:“老爷爷,我们是护理部过来看望您的,您最近一段时间感觉怎么样?”张爷爷说:“这两天感觉还行,这里的环境好,护士也好。” “那您认识每天为您做治疗的护士吗?”张爷爷迟疑了一下,连忙说“不认识、不知道。”主任们迅速将存在的问题反馈给了护士长,护士长心里很是纳闷,这住了将近大半年的张爷爷,怎么会不认识咱们的护士呢?便决定去探个究竟。张爷爷看见护士长来了开心的和她打招呼说:“是小冯呀,你这上午怎么没来我这里看我咧!”护士长说:“老爷子,今天上午来了一个新病人,刚忙完就来看您了。张爷爷,小杨、小舒、小刘您都认识吗?”“认识,认识,关系好着呢。”张爷爷一一道出她们各自的“属性”,小杨鹅蛋脸,脸上有肉,胖胖的;小舒是圆脸戴眼镜声音洪亮;小刘也戴眼镜瘦瘦的,很贴心。这些个孩子我都挺喜欢的,有耐心又有责任心,我后背痒的时候还帮我抓抓背。

护士长疑惑起来,问道:“刚刚我们护理部的老师们过来问您,您怎么说不认识她们呢?”张爷爷压低声音说:“她们几个一来就问这里的护士,我又没见过她们,怕是找她们的麻烦才不说的。”护士长听后哭笑不得。张爷爷用他仅有的能力和特有的方式爱护着我们,我想这些细小的温暖,是我们以后不断前行的能量和动力。

    我们与张爷爷有着很深的感情,这也许源于我们对生命的尊重,对患者的真情,源于我们天使初心的本色。为了减轻静脉穿刺给张爷爷带来的痛苦,和张爷爷家人商量决定后给张爷爷用上静脉留置针。为了延长它的寿命不被张爷爷淘气时用手揪掉,我特地用质地松软、消毒后的绷带给张爷爷缝了一个属于他的专属弹力绷带,这个留置针还真的留了四天,这对张爷爷而言实属不易,我们也备感欣慰。后期的张爷爷,日渐消瘦,食欲不振,为了让他多吃一点食物,我们私下联系他的家人,买一些张爷爷平时喜爱的点心来,家里人也变着花样做各色各样的菜。每到饭点我们都会到他那里晃一圈,和他聊会天给他揉揉肩,挠挠痒,让他有愉悦进餐的心情,让他多吃点。值夜时,多巡视几遍静静地为他戴上他取下的氧气。灯下的他已经那么苍老,宛若风中之烛。

     我总以为他还可以再坚持一段时间。然而,老人终归不敌病魔,他还是离开了,就像土垛的院墙,风雨多了,总有一天会塌下来。张爷爷走了,他依依不舍地走了,我们很是惋惜。后来,我遇到很多个老爷爷,总让我们一次又一次地想起可爱的张爷爷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通讯员:刘姜妤)


扫一扫关注我们